供应链金融业务踩雷 赢时胜被交易所问询-埃及金字塔内部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供应链金融业务踩雷 赢时胜被交易所问询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30日 00:14:46

供应链金融业务踩雷 赢时胜被交易所问询

刚收年报问询函,股价盘中即“跳水”跌停,这一幕发生在赢时胜(300377.SZ)身上。

根据深交所对赢时胜下发的问询函,永达食品在2019年8月至2020年4月间连续9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永达养殖在2019年连续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与此同时,江苏鸿轩也为赢时胜供应链业务的大客户。2017年末至2018年末,赢时胜对江苏鸿轩的其他应收款(供应链代垫款)分别为8463万元和8385万元,占公上市司当期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的比重分别为 32%和21.79%。而在2019年报中,江苏鸿轩已消失在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榜单中。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永达食品是原新三板挂牌公司河南永达美基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基食品”,831298)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60%)。2014年11月,美基食品在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后于2019年5月摘牌。

启信宝股权穿透信息显示,鹤壁市永达食品有限公司 (下称“永达食品”)全资持有上述三家公司,而冯永山控制的永达食业持有永达食品88.49%的股权。

除了江苏鸿轩之外,另有三家企业其他应收款(供应链代垫款)合计占赢时胜当期其他应收款总额比重居高不下。根据其他应收账款明细,2017年末至2019年末,赢时胜对滑县永达饲料有限公司(下称“永达饲料”)、鹤壁市永达养殖有限公司(下称“永达养殖”)、滑县永达畜禽育种有限公司(下称“永达畜禽”)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分别为2.04亿元、1.74亿元和1.74亿元,三家公司其他应收款合计占上市公司当期其他应收款总额的比重为49.62%、45.23%和79.77%。

同时赢时胜涉足供应链业务、保理业务的子公司2019年亏损8977.88万元,较上年盈利1344.25万元有较大下滑,这都引起深交所的关注,要求说明原因。

2017年至2019年,赢时胜供应链业务的收入分别为3722万元、3406万元和1345万元,保理相关业务的收入分别为834万元、1201万元和2409万元,两业务收入合计占上市公司当期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48%、7.20%和5.72%。

对此,上述赢时胜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否认上市公司与这四家公司存在关联关系。“我们这边的关联关系指的是上市公司董监高是否出现创业板上市规则里对关联关系标准的规定,比如上市公司董监高是否在持股公司中任职,上市公司法人是否与持股公司(管理人员)存在亲属关系等。”

赢时胜大力开展的供应链业务与保理业务也占用了公司大量的现金资源。2016年、2017年,赢时胜与江苏鸿轩开展供应链代付、保理业务,其未归还的保理业务金额计入应收账款。财报显示,2017年末至2019年末,赢时胜对江苏鸿轩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774万元、10000万元和19000万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比例分别为26.72%、17.64%和24.53%。

根据股转系统披露的公告,美基食品挂牌期间,冯永山控制的公司违规占用挂牌公司资金。2018年度,永达食品及其控制的公司违规占用美基食品资金2.29亿元,占挂牌公司2017年期末净资产的53.55%。具体方式为美基食品子公司通过预付款形式将资金划转至供应商淇县畜禽发展有限公司、淇县鸿谕养殖有限公司,再由两家供应商将资金划转至永达食品及其控制的公司。

偿还欠款存疑  赢时胜对2017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显示,代垫业务“合作的核心企业客户主要为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偿债能力较强,发生支付违约的概率较低,且公司设立严格的授信制度,给予核心企业的信用账期较短,大部分为1-6个月”。

2016年7月,赢时胜子公司上海赢量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现名为上海赢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赢量”)以2000万元收购了上海蒲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2017年2月,赢时胜与其子公司上海赢量共同出资成立上海赢保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赢保”)。至此,赢时胜涉足供应链与保理行业。

官网信息显示,江苏鸿轩成立于2008年,公司以生态养殖、品牌蛋品销售为主体,功能饲料研发、蛋品深加工、生物科技、环保新能源为辅助的全产业链现代农业集团企业。公司的主要产品为徐鸿飞小鲜蛋。

赢时胜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对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等代垫业务对象提起诉讼,涉案金额总计1.98亿元。其依据上海信和安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法律纠纷情况说明》,预计能挽回的贷款本金损失比例为40%-50%。

问询函披露之后,5月27日午盘,赢时胜股价急速“跳水”,并以8.68元/股的跌停价收盘,随后两个交易日股价表现疲软,截至5月29日报收8.23元。

然而,2019年年报显示,赢时胜对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的其他应收账款账龄为1至2年。其中,赢时胜对永达养殖、永达饲料其他应收款(供应链代垫款)金额合计1.44亿元,占公司其他应收款总额的比重为66.02%。

新业务占用现金资源  官网信息显示,赢时胜创立于1998年,2013年在创业板上市,是深圳市首批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也是深圳市重点软件企业。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金融行业IT系统的研究、开发及服务,核心业务主要是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和托管业务系统的应用软件及服务,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90%。

赢时胜2018年报显示,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中,上市公司持有江苏鸿轩的期末账面余额为630万元,持股比例为7%。而在2019年中,赢时胜持有江苏鸿轩的期末账面余额仍为630万元,不过,根据财会〔2019〕6号,这部分资产在“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列报。

赢时胜2017年报和2018年显示,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中,上市公司持有美基食品的期末账面余额为912.57万元,持股比例为1.15%。而在2019年报中,这部分资产同样在“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列报。

赢时胜答复问询函显示,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受到宏观经济调控影响,资金链断裂,未按期向上海赢量及其子公司支付应收款项,从而拖累上海赢量的利润大幅下滑。

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自2019年以来,冯永山控制的永达食业及其关联公司涉及十余起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纠纷以及买卖合同纠纷。截至目前,大部分债权尚未清偿。冯永山以及其家属名下已无可供执行银行存款、保险、公积金等财产,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

对此,问询函提出,上述欠款方与赢时胜控股股东、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是否存在变相对其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前述款项的最终流向,公司资金是否存在被占用情形等成为深交所问询的重点。

赢时胜在5月29日晚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中表示,公司、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与冯永山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公司与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提供供应链业务代垫款项,都属于公司为供应链核心企业及上下游企业的生产、贸易等正常经营活动开展供应链代采购业务的正常业务支付,绝对不存在变相对其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公司、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与江苏鸿轩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公司不存在变相为其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

此外,赢时胜对河南省沛县永达食业有限公司(下称“永达食业”)实控人冯永山控制的三家代垫业务对象提起诉讼,涉案金额总计1.98亿元,预计挽回的贷款本金损失比例为40%-50%。

5月27日午间,深交所对赢时胜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就公司营收成本增长、毛利率下降、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账款等多个事项进行说明。

2019年年报显示,赢时胜实现营收6.56亿元,同比增长2.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1.36亿元,同比下降23.26%。公司主要业务为定制软件开发和销售及服务费收入,这两项业务近两年收入占比均在90%以上,但报告期内的营业成本较上年增长约37.96%,毛利率较上年下降6个百分点。

回应是否存关联关系  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江苏鸿轩是否与上市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变相为其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也引起交易所问询。

“交易所问询函里提到的关联关系更多得是指上市公司是否与这些公司(永达食品、永达养殖、永达饲料、江苏鸿轩)存在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情形。这种情形是不存在的。之后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会详细披露。”上述赢时胜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

问询函中直指,赢时胜与多家农业企业发生资金关联问题,对其应收账款余额影响较大,且存在巨额损失的风险。截至2019年末,赢时胜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7.31亿元。其中,江苏鸿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鸿轩”)为第一大欠款方,对其应收账款余额为1.9亿元。

供应链金融业务踩雷 赢时胜被交易所问询

2017至2019年,赢时胜“其他应收款”科目中的“供应链代垫款”期末余额分别为2.52亿元、3.39亿元、1.68亿元。

原标题:供应链金融业务踩雷 赢时胜被交易所问询

赢时胜“预计能挽回的贷款本金损失比例为40%-50%”是否合理?经济观察报记者于5月28日以个人投资者身份致电赢时胜,其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比例是子公司的律师根据相关的情况做的预测,我这边还没收到相关的依据文件,暂时还不清楚。

赢时胜5月29日晚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显示,上海赢量及其子公司于2017年1月开始与永达集团合作开展供应链代采购业务。截至2019年末,赢时胜对永达食品、永达饲料、永达养殖三家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及应收账款合计余额1.785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合计1.07亿元。在相关公司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对于能挽回的本金损失比例,预计为40%-50%,公司按照谨慎性原则计提60%的坏账准备金,坏账计提比例充分。